home
wechat
video
phone

直击SNEC|光伏站上“时代C位” 未来或成第一大能源

来源:中国经营网

本报记者 张英英 上海报道

5月24日,第十六届(2023)国际太阳能光伏与智慧能源(上海)大会暨展览会(SNEC)在上海拉开帷幕。这场全球最大的光伏盛会人头攒动,吸引了数十万人争先涌入。

SNEC正是全球新能源蓬勃发展的一面镜子。全球绿色能源理事会主席、SNEC大会执行主席、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表示,光伏等新能源站上“时代C位”,预计2027年光伏将超过煤炭成为第一大能源。

但在另一方面,行业产能过剩、海外市场阻击、供应链安全等问题依然待解。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在SNEC上获悉,虽然光伏行业仍存在不少问题,但是业界坚定看好产业发展前景,认为要冷静看待新老玩家扩产而带来的产能过剩问题,摆脱低层次的行业内卷,适当控制无序竞争,构建共创、共享、共赢的商业生态。

同时,面对海外国家加快新能源制造本土化,以及贸易摩擦不断的国际环境,专家建议要全球化经营布局,而不仅仅将眼光和视野局限在国内市场。

SNEC光伏领袖对话,把脉行业发展。张英英/摄影

发展前景“最具确定性”

“通过过去十几年的努力,光伏产业规模持续扩大,技术不断迭代更新,发电成本下降了90%,初步完成了平价上网的历史使命。目前我国光伏产业在各个环节上都保持着全球领先,已成为少有的获得全球竞争力,并有望成为最高质量发展典范的新兴产业。”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理事长、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表示。

在全球碳中和背景下,光伏作为践行中国“双碳”目标的排头兵,持续保持迅猛的发展势头。

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,2022年,全国新增光伏装机87.41GW,同比增长59%。2023年一季度,全国光伏新增规模33.66GW,同比增长154.8%,相当于去年上半年新增装机的总和。

朱共山表示,光伏等新能源站上“时代C位”。去年8月份,中国光伏发电装机首次超越风电,光伏从新能源小弟成为“二哥”;今年3月底,光伏累计装机量超越水电,成为新能源“老大”、全国第二大电源。预计今年全世界光伏新增装机将在350GW左右,明年累计装机量很可能将超过水电,2026年将超过天然气,2027年将超过煤炭成为第一大能源。

在隆基绿能董事长钟宝申看来,在当前经济环境下,存在很多不确定的问题,光伏是有着高度确定性、发展前景的行业。“在全球气候共识大背景下,光伏在全球大范围内的地区和国家已经达到最低发电成本,毫无疑问会成为全球能源发展的主要方向。当下,各个国家都在寻求能源自主,光伏可以帮助其摆脱能源依赖,因此这种背景下发展光伏一定最具确定性。”

不仅如此,随着光伏产业的发展与壮大,一场产业蝶变正在悄然发生,并延展出一系列的新业态。

“进入‘太瓦时代’的光伏,深度嵌入其他能源形态和应用场景。”朱共山表示,新能源正在改变世界,我们需要用跨界思维,在新的时空坐标之下,重新认识、重新定义新能源的跃迁之道。今天,当我们在谈光伏的时候,其实是同时在谈风光储氢氨等新能源,以及源网荷储的多元化变革,包括数字能源革命所带来的新型电力系统。

朱共山还认为,在源网荷储一体化的背景下,储能产业将迎来爆发式增长,预计未来三年,新型储能每年将新增80GW左右,到2025年累计规模有望达到230GW左右。氢能方面,随着电解槽单线产能持续增加和电耗的逐步降低,绿氢的市场竞争力正在逐步提升。预计到2025年后,绿氢有望实现与天然气制氢平价,2030年左右有望与煤制氢平价,并且在未来十年保持5%左右的产量复合增长。

“由光伏延展出的一系列新业态、新产业在逐步形成,都将实现爆发式的增长。特别是光伏+储能、光伏+氢能、光伏+汽车,这都是我们未来能够很快就看到的新的增长。”曹仁贤表示。

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认为,随着成本不断降低,储能的大规模应用将为平抑可再生能源波动提供坚实保障。未来30年左右,以汽车电动化、能源消费电力化、电力生产清洁化为代表的绿色转型,将在国内形成百万亿人民币、全球形成百万亿美元的产业规模。在这个过程中,既不需要额外增加国家负担,还能有效拉动投资、促进消费、带动就业。

行业担忧何解?

在SNEC展会期间,围绕产能过剩、贸易壁垒、原料和辅料供应链、行业生态构建等行业话题,同样引发广泛热议。

自2020年我国“双碳”目标落地,光伏新老玩家不断扩产,产能过剩的声音也随之而来。

通威集团副总裁胡荣柱认为,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都是起起伏伏的,从产业角度来说,光伏还处于成长期,技术迭代、竞争格局仍在变化。如果说产业出现产能过剩,也只是属于阶段性过剩,这是非常正常的,与之相伴的是强大的新能源需求。“目前行业存在不少问题,我们仍坚定信心,保持战略定力。”

钟宝申用一组数字形容光伏产业的扩产速度。“过去我们用18年建设了大概380GW的光伏全产业链,近期我们用18个月建了超过380GW的全产业链。”

不过,钟宝申也表示,这一阶段光伏产业出现了各种供需不平衡的情况,包括辅材和主材,对于行业参与者而言都是一个巨大挑战。当挑战来临时,每个人的心态也会发生变化。因此,当前行业的这个盛况在未来三四年时间恐怕很难被超越。

但不可否认的是,光伏行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市场竞争。

刘汉元表示,面对行业竞争,要适当控制无序竞争,增加有序竞争的力度,增加理性的商业思考,营造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,“我为你好、你为我好”的良性商业生态。

“从产业自身发展来讲,企业之间需要协同共赢,这非常重要。”一道新能创始人、董事长刘勇举例说,若将硅片和组件规格标准统一,这对行业来说可以节省大量的资源,减少浪费。”

科华数据总裁陈四雄也认为,光伏是比较年轻的行业,亟须推动技术和产品的标准化。当前,由于产品标准化不足,给光伏电站系统运维和技改带来了困难,给终端用户带来不便,期望主流企业能够携手实现标准化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供应链安全仍是行业关注的问题之一。过去三年来,光伏多晶硅、玻璃、胶膜、逆变器所用半导体芯片和高纯石英砂都一度出现了供应偏紧行情,这也让不少企业意识到保障供应链安全的重要性。

陈四雄以光伏逆变器环节为例称:“我们感受到了高速增长的市场需求与供给之间的矛盾,尤其是超过100kW的半导体芯片的供需差距。随着我国的半导体行业快速发展,大功率半导体器件、控制芯片的质量和产量也在提升。我们对未来半导体的发展充满信心。光伏行业的发展会带动半导体器件的发展,反之,半导体器件的发展也将推动光伏行业做大做强。”

除此之外,由于海外市场对于发展本土光伏产业愈加重视,叠加贸易摩擦不断,这使光伏行业发展增添了不确定性。

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石永红表示,“目前,中国光伏行业发展还面临非常严峻的国际环境,被贸易壁垒等方式打压限制。我认为,集中在国内发展并不是好办法,要走出去,全球化经营布局。我们要在全球体现中国光伏产业的存在和力量,这实际上也是我们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必然要求。”

在业内看来,推动光伏等新能源高质量、可持续发展是摆在整个行业面前的一道考题。

朱共山建议,要理性第一,有序进化。从野蛮扩张、无序生长、大起大落的历史周期波动中吸取教训,从冲动盲目型投资向理性稳健型投资转变。同时,要跨界融合,协同发展。摆脱低层次的行业内卷,走差异化、互补化协同发展之路。尊重知识产权,共同保护行业创新成果。此外,要科技为先,创新为王。回归到新能源发展的第一性原理——基于科技提升带来的成本经济性。在关键技术和“卡脖子”技术攻关研发方面,携手合作,取长补短。

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、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认为,光伏产业要成为未来的主流能源,核心还是要构建共创、共享、共赢的生态,而不是各自为政;另外,随着光伏市场的扩大,产业发展需要电网、储能等作为支撑,解决消纳问题;再者,在全球都希望通过发展新能源制造保障能源安全的背景下,要推动全球产业链环节的合作与融合,实现协同发展。